汪酱

爱好是绘画(一直在学习中),也喜欢开脑洞码段子(脑洞是真的多 |・ω・`)嘿嘿),超喜欢评论(每个我都会尽量回),是个渴望互动的小可怜(疯狂暗示)
喜欢我的小可爱都是天使❤,评论我的都是神仙(???)
最后,头像自己瞎糊糊的以及我永远喜欢李泽言和毛毛老师,jpg

学习的同时也不忘摸总裁!

暗搓搓的继续摸猫耳!

最后,口嫌体正直太棒了(*´艸`*)

【恋与制作人】当你复习时

#复习这种事,是需要老公充电的(理直气壮)

 

#全员,撒糖不要停

 

【李泽言】

 

“唔,看不下去了!泽言我想吃布丁~”你丢开手里的资料,开始撒娇。

 

“复习了多少?”李泽言不为所动。

 

“咳,一章。”你心虚的降低了音量。

 

“三章换一个。”李泽言有些好笑的看着你突然气鼓的脸颊,“……不愿意?”

 

“愿意!”你生怕他再加点条件,猛点头。

 

“我可以预支一点吗?”你突然扭捏了起来。

 

“?”李泽言疑惑地望向你。

 

趁他不备,你飞快的在他脸上啄了一口,“我先充个电~”

 

“想讨好我?”李泽言压了压上翘的嘴角,最后还是破功了,“恭喜你,你成功了。”

 

——《你最后除了得到布丁还得到了李总的奖励亲亲》

 

【白起】

 

“看了那么久,休息一会吧。”白起拿着切好的水果走来,直接准备好了牙签喂你。

 

你乖乖的吃了一口,……不好意思说自己其实一半的时间都在走神。

 

“我要白警官充电~”你向他张开手讨抱抱。

 

“好。”白起放下水果,眼带笑意的抱你入怀。

 

猛吸一口白起,你觉得自己还能再战一百回合!

 

“其实……”白起的声音温柔的响在耳畔,“不止是现在,无论什么时候,都欢迎你来找我充电。”

 

——《别说了,我今天就要吸死在你怀里》

 

【许墨】

 

“累了吗?”许墨轻轻的摸摸你的头。

 

“不要停!”你像一只小狗一样的拱了拱他的手,双眼亮闪闪的看着他,“摸头可以充电哦~”

 

“呵呵。”许墨被你逗笑了,顺从的抚摸你的小脑袋。

 

你幸福的眯起了眼睛,睁眼却看见他一手撑住椅背,摸头的手缓慢移动,最终抚向你的脸颊。

 

“哎?许,许墨?”你不解的看向他。

 

“嘘,小猫咪这么乖,我当然要给点奖励了。”他深邃的暗紫色眼眸静静的凝视着你,眼里的温柔快要将你融化。

 

——《学不下去了,满脑子都是许教授》

 

【周棋洛】

 

你惊奇的发现每当你开始复习,周棋洛就会收起游戏,乖乖的坐在你的旁边开始看书。

 

“洛洛,是游戏不好玩了吗?”你小心翼翼的发问。

 

“不是啦。”周棋洛委屈的哼哼了两声,控诉的看着你,“我是想陪着你复习啊。”

 

“洛洛,你真好!”你瞬间就被感动了,给了他一个熊抱。

 

抱了一会发现他并没有松手的意思……?

 

“阿薯,记住哦~我是你一个人的,全球限量一个的,皮卡洛充电宝~”

 

听着他上扬的可爱语气,你因复习而烦闷的心情突然变好了,“你是我最喜欢的皮卡洛~”

 

——《后来你给他买了皮卡丘连体睡衣,可爱指数报表》

 

【吐槽】

 

小可爱们,由于期末快了,我要闭关修炼一阵子了!

 

我会想你们的ヾ(◍°∇°◍)ノ゙(抛出飞吻)

 

等我放假就爆更(划掉)

 

 

 


 


发一下最近的速写练习(◍ ´꒳` ◍)

久违的摸了彩铅,临摹

幻想着拥有辉柏嘉﹋o﹋

又舍不得丢掉我的小马可(发出贫穷的声音)

【方应看×你】论侯爷陪睡

#送给鹿毛亲的文文ღ( ´・ᴗ・` )

 

#真滴是爆字数了鸭

 

近日,不知是不是蛊毒的影响,你变得越来越难以入睡,经常一躺到天亮都睡不着。

 

因为还在寻找线索的途中,你不想因自己耽误赶路,更重要的是——不想麻烦方应看。

 

虽在旅途,神通侯府的事他依旧要一一处理。许是怕你无聊,他白日经常与你闲聊打趣,也会带你吃遍路上的美食,逛遍美景,只字不提自己的公务。直到一日晚上你睡不着觉,出门吹吹风,才发现他的灯一直亮到很晚。

 

若是要为了你找法子,不知又要绕多少远路。

 

这厢你正愁眉不展,方应看又过来打趣你了,“娘子最近的妆容很别致。”

 

你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,明明最近赶路根本没时间化妆啊……

 

对了,被娘子娘子叫多了,你已经对他的称呼懒得反驳了……

 

“像只憨态可掬的熊猫。”他笑着用扇柄挑起你的下巴,一双好看的凤眸探寻似的看向你的眸子,“娘子最近没睡好?”

 

“没有,客栈蚊虫太多有点扰人。”你心虚的移开视线,是以没有注意到方应看若有所思的眼神。

 

——

 

“不好意思,两位客官,今日太晚,只剩一间客房了。”

 

你愣了两秒,看向方应看,“那我们换家……”

 

不料话没说完就被小二打断,“这位客官,你有所不知,这里很是偏僻,方圆几里只有我们一家客栈。”

 

“就这间吧。”

 

方应看直接掏出了银子。

 

“方应看……这不妥吧”去房间的途中你忍不住开口。

 

“你这人…”方应看勾起嘴角,“京城不知有多少姑娘想和我一间房,到你这里——怎么还不愿意了?”

 

“我不是……”你不知道怎么解释,觉得今晚失眠的事肯定要露馅。

 

也许是你的表情太纠结,方应看误解了你的意思,“这么不情愿的话,我今晚去马车上。”

 

“不是不情愿!”你急忙拉紧他的衣袖,“是……”

 

——

 

最后你还是一五一十的向他解释了原因。

 

刚说完就被他不轻不重的敲了脑袋,他皱紧眉头,表情很是不开心,“这么大的事为何不与我说,我在你眼里就这么靠不住吗?”

 

“我是怕你担心……你平时都那么忙了……而且这点事我忍忍就好了。”你吞吞吐吐的解释,也意识到了这件事件是自己的不对。

 

“你这傻瓜。”方应看叹了口气,温柔的替你揉了揉他刚刚敲的地方,“怎么是小事,你的事——对我方应看来说都是一等一的大事。”

 

“今晚有我陪着,一定治好你的失眠。”

 

——

 

“方应看……我们是不是离得太近了。”你后背紧紧的贴着墙,脸红的像个熟透的番茄。

 

“嗯?”方应看眉目含笑,显然心情极佳,他不由分说的将你拉到自己的怀里。

 

“是你说晚上一个人睡觉没有安全感,我左思右想,这天下

 

——还有比本侯的怀里更安全的地方吗?”

 

“你——”你被他的自恋噎住了,半天才憋出一句,“你这样以后谁还敢娶我?”

 

方应看眉头一皱,捏住了你的嘴,“这话我不爱听。而且——除了我,你还想嫁给谁?”

 

在他带点威胁的眼神里,你很快怂了,“嫁你,只嫁你。”

 

方应看得到了这句承诺,瞬间满意了,微微低头在你额头印下一吻,“乖,睡觉。”

 

本以为今晚又是个不眠之夜,没想到在方应看怀里,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,你竟很快的就沉入了梦乡。

 

——

 

“小懒猪,起床了。”

 

一睡醒就对上了方应看放大的俊脸,你吓的差点叫出来,想起昨天晚上你就那么不争气的在他怀里睡着了,你的脸又有点发烫。

 

你刚想拉开点距离,却发现——你的腿就那么大大咧咧的挂在方应看的身上,姿势很是奔放。而方应看也不生气,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你。

 

所以……我现在挖个地洞钻起来还来得及吗?!!

 

你羞愤欲死的看着方应看,觉得自己最丢人的样子为什么总能被他看见?!

 

“好了好了,起来了。”方应看揉揉你的头,难得的没有调侃你。

 

悬着的心刚放下来,你就听到他的下一句。

 

“在你的蛊毒没好前,我们可能都要这么睡了。没想到……噗!”

 

你发誓自己听到了他憋笑的声音!

 

“没想到你的睡姿这么别致,真是可爱的紧,哈哈哈哈。”

 

“方应看!你出去!”

 

你丢着枕头把他赶了出去,才后知后觉意思到刚才的重点,所以——以后还要一起睡???!

 


【方应看×你】小狐狸

#一个甜甜的小段子

 

“方应看,你看!”你兴冲冲的抱着小狐狸,献宝似的要递给他。

 

小狐狸由于刚出生没多久,浑身还是洁白柔软的绒毛,又有着黑葡萄似的大大眼珠,可爱的紧。

 

“是不是超级可爱~”你只觉得心都要被融化了。

 

“唔”方应看随手拿扇子挑起小狐狸的脸,敷衍似的看了两眼,“还行吧。”

 

“和本侯的那只比起来,是要差远了。”

 

“哎?你什么时候在侯府养狐狸了?”你瞪大了眼睛,控诉的盯着方应看,“怎么不带我去看。”

 

“本侯说的——”方应看轻笑一声,扇柄一转,抬起了你的下巴,“——是你这只小狐狸。”

 

你愣了两秒,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。

 

偏生方应看还不满足,凑近你的耳边,温热的吐息拂进你的耳里,“本侯的这只害羞的样子……最是可爱的紧。”

 


【杀戮天使】甜糖小段子

#完结撒花,快乐的产糖。

 

#我甜我自己

 

【壁咚】

 

“瑞依,过来一下。”

 

“扎克,怎么——”瑞依刚走过去,就被扎克抵在了墙上。

 

“?”瑞依疑惑地看向扎克,他两手撑在自己脸侧,高大的身影罩在自己身上,带来莫名的压迫感。

 

气氛就这么凝固了一分钟,扎克终于开口了,“喂,瑞依,你有没有心跳加速?”

 

“……我为什么要心跳加速?”

 

“书上就是这么写的啊……叫壁咚?”

 

“我教你认字不是让你看那些奇怪的书。”瑞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轻轻推开他,“让让,我还要去洗衣服。”

 

扎克默默地看着瑞依的背影,撇撇嘴,有点委屈,“书上说会脸红都是骗人的……偶然也想看看那家伙除了笑的表情呢。”

 

【吃鱼】

 

“扎克,那边的鱼你怎么不吃?不喜欢?”

 

扎克的筷子顿了顿,有点别扭的开口,“不是不喜欢,只是吃起来很麻烦。”

 

瑞依看向扎克,“不会挑刺?”

 

“唔嗯。”扎克含含糊糊的应了,觉得有点丢脸。

 

“那我给你夹吧。”瑞依认真的把鱼刺和鱼肉分开,将肉夹给扎克。“吃吧。”

 

扎克愣了两秒,“不用这么麻烦,你吃就好了。”

 

“可是……我想为扎克做些什么,你不愿意?”

 

看着瑞依水波盈盈的眸子,扎克……默默的脸红了,“随,随便你。”

 

【鬼片后遗症】

 

“扎克,没想到……你也会怕鬼。”

 

瑞依语气中带了些惊叹。

 

“啰嗦!”扎克嘴上不服输,人却是紧紧粘着瑞依。

 

“我要去洗澡了。”

 

“哦哦,那我在门口。”扎克坚定地靠门站着。

 

“……”瑞依叹了口气,怎么和小狗似的。同时觉得好笑又可爱,忍不住抱了抱扎克。

 

“!”扎克的身子僵了僵。

 

“有我在,没事的,鬼都是骗人的。”瑞依轻声安抚着扎克。

 

扎克蹲下身,垂头丧气,“都怪你,非要和我看那个。”

 

……这是在撒娇?

 

瑞依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发,“下次不看了。”

 

【吐槽】

 

今天也是被扎克可爱死的一天(安详)

 


再一次还原我的妄想(´,,•∀•,,`)

幼龄操作加蓬松的大尾巴( ´▽` )

水彩复健

我爱水彩♪(^∇^*)

临摹

【方应看×你】夜袭

#开完新章的我开始快乐的嫖小侯爷

 

#来吃糖鸭~

 

和方应看在找寻证据的路上,由于路途遥远,你们不得不在路上的一个小旅馆稍作歇息。

 

到了晚上,你清点完自己的行李,便打算换衣歇息。

 

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,你警惕的提起剑,凑近门口。

 

门外是方应看略带着急的声音,“是我,方应看,我刚刚得知今晚这里可能有埋伏,你没事吧?”

 

听到他的声音,你放下心来,开门让他进来。

 

方应看一进来就快速掩上了门,在确定你没有事后,紧皱的眉头才放松,他随便找了个椅子,拉开坐下。

 

你这才意识到这大晚上的,你们两个就这样……独处一间房,后知后觉的红了脸。

 

你别扭的看向方应看,发现他好像并没有要走的打算。

 

“今晚这里很不安全,我不能让你独自待在这里。”

 

也许是看到你紧绷的表情,他笑了笑,“放心,我不会和你抢床,我就坐在这里守着……还是说,你想让彭尖进来?”

 

你对方应看的品行还是绝对信任的,只是……第一次和一个大男人晚上在一间房,总觉得蛮不好意思的。

 

你也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换衣服,便和衣而卧。

 

许是为了让你放心,他搬着凳子坐的距你很远,背对着你。

 

“我在,睡吧。”

 

他的声音很温柔,让人无端的安心。

 

你本以为自己会很难入睡,可是看着他可靠的背影,你迷迷糊糊地就进入了梦乡。

 

一夜好梦。

 

昨天睡得很好,你缓缓睁眼,呆了一会儿,急忙去看方应看。

 

他还保持着昨天的姿势,你看他一动不动,吓了一跳,连鞋子都顾不上穿就去看他。

 

近了才发现他只是在小憩,看着他眼底明显的乌黑,一定是一晚上都没睡,你有些心疼,轻声吩咐小二要了一条薄毯。

 

你蹑手蹑脚的想替他盖上,他还是在第一时间醒了,见是你才放松警惕,伸手一拉,你没有防备,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

“方应看!”你涨红了脸想挣脱,却被他紧紧抱住。

 

“乖,让我抱一会。”他将下巴枕在你的肩窝,闭上眼睛继续休息。

 

他除了抱着你什么逾越的行为都没有,这样倒是让你不好拒绝。

 

我是抱枕我是抱枕我是抱枕,你在心里拼命默念。

 

等你们出去已经是晌午,顶着彭尖怀疑的眼光,你的脸又变红了。

 

“以后多吃点。”路上方应看突然对你说。

 

“?”你疑惑地望向他。

 

他勾起唇角,“胖点好,抱着不硌手。”

 

“方应看!”你又炸毛了,“又不是我要让你抱的!”

 

“好好。”他笑着顺毛,“是我非要抱的,无论胖瘦,我就是想抱你,满意了?”

 

你哼哼两声,决定不和他计较。

 

彭尖在一边,表情可谓异常丰富。

 

所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……?!

 

【吐槽】

 

我就是喜欢这种互相拌嘴的欢喜冤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