汪酱

爱好是绘画(一直在学习中),也喜欢开脑洞码段子(脑洞是真的多 |・ω・`)嘿嘿),超喜欢评论(每个我都会尽量回),是个渴望互动的小可怜(疯狂暗示)
喜欢我的小可爱都是天使❤,评论我的都是神仙(???)
最后,头像自己瞎糊糊的以及我永远喜欢李泽言和毛毛老师,jpg

参考照片

画不好人的厚涂,从动物下手😂

【杀戮天使】吻

#呜呜被官方甜到,快乐的开始产糖

 

#吻戏,所以为什么会被屏蔽啊!写的怪不好意思的(老脸一红)

 

“扎克,你接过吻吗?”

 

“哈?”扎克夸张的长大了嘴,狠狠地戳了瑞依的额头,“你的脑子能不能不要天天想一些奇怪的问题啊。”

 

“只是好奇而已。”瑞依缓缓合上手中的书,看向扎克,“要试试吗?”

 

“啊?试试?和谁?”扎克呆呆的看着瑞依,脑子还没有转过来弯。

 

“我。”瑞依眼里带了笑意,“扎克就不好奇吗?”

 

“哈???”扎克控制不住的提高音量,“这是犯罪吧?”

 

“你又不是没做过犯罪的事。”瑞依轻轻闭上眼,“而且,这里只有我们俩,没关系的。”

 

“喂喂!我还没同意!不要擅自决定啊!”扎克有些焦躁的挠了挠头,移开了视线,“而且……接吻这事不是这么随意的吧。”
“我认真思考了,我只想和扎克你接吻。”见扎克还是没有动作,瑞依叹了口气,直接将扎克推到沙发上,握住衣领,“你……不愿意?”

 

“我……”扎克直视着瑞依美丽的蓝色眸子,视线慢慢移到她淡粉的唇瓣上,脸有些发烫,理智告诉自己这种事情不对,可是……本能却在不停地叫嚣亲下去。

 

“不愿意就——唔”

 

看到瑞依慢慢变得暗淡的蓝眸,扎克只觉得理智之弦绷断了。

 

狠狠按住她的后脑勺,扎克毫不客气的亲了下去。

 

刚开始只是双唇接触,无师自通的,扎克撬开了瑞依的唇瓣,舌头凶狠的在她的口腔里掠夺。

 

突然看见扎克如此有侵略性的一面,瑞依的腿有些发软,手抵住他的胸膛拼命往外推。

 

“扎克……我呼吸不了了!”

 

缓缓退开,扎克的视线还是牢牢的锁住瑞依有些hongzhong的唇瓣。

 

听着扎克cuzhong的chuanxi,对上他有些发红的眸子。

 

刚刚以为要被吃掉了……瑞依有些狼狈的移开视线,“我,我去做饭了!”

 

扎克没有阻拦,在她走后,直接摊在了沙发上,狠狠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 

“啊——我在干什么啊!”

 

“明明开始只是想吓吓她的……”摸了摸唇,“话说,她的嘴好软啊。”

 

“不对,我在想什么!”

 

“啊啊啊”

 

另一边,厨房。

 

瑞依靠在墙上,碰了碰唇,还带点刺痛。

 

“好像……和书里写的不一样呢。”

 

“……并不讨厌。”

 

【吐槽】

 

扎克:在犯罪的边缘试探。

 

 


送给我爱的太太的(〃∇〃)

【恋与制作人】安慰哭泣的你

#全员(加阿瑞斯,呵总),高糖

 

【李泽言】

 

“哭什么,不是有我在吗。”

 

他有些笨拙的替你拭去眼泪,粗糙的的指腹轻柔的刮过你的眼角。

 

这却造成了反作用,眼泪越涌越多,他干脆放弃擦拭,直接将你拥入怀中,任由你的眼泪缓缓润湿他的高定西装,头发被他温柔的抚摸,你能听到他沉稳的心跳。

 

“笨蛋。”似轻叹似纵容,他收紧了手臂。

 

【许墨】

 

轻轻的捧着你的脸,用纸巾温柔的替你拭泪。

 

“哭的像一只小花猫。”

 

对上你委屈的眼神,他哑然失笑,缓缓凑上前来,微凉的唇瓣擦过你的脸颊,一滴一滴吻去你的眼泪。

 

“没事的,我一直都会在你的身边。”

 

轻柔的承诺,却含着千斤的重量,足以让你鼓起勇气。

 

【白起】

 

他似是想要说出什么安慰你的话,最后只干巴巴憋出一句。

 

“不要哭了。”

 

抬眼,他平日锐利的琥珀色眸子褪去锋芒,里面只余担忧和你一人的身影。

 

周围的风似是感受到他的心情,本应刺骨的寒风,缓缓变为柔和的微风轻轻吹去你的眼泪。

 

【周棋洛】

 

“薯片小姐,我的零食都给你,不要哭了好不好?”

 

他试尽一切方法哄你开心,然而收效甚微。

 

最后他委屈巴巴的看着你,“看来我只能使出绝招了。”

 

手突然被他握住,放在他剧烈跳动的心口。

 

他湛蓝色的眼里满满的都是认真。

 

“薯片小姐,我把心给你,不要伤心了好不好?”

 

【皮一下】

 

两位真香警告

 

【阿瑞斯】

 

“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心软吗?”他平时的温柔就像是泡影,一眨眼就消失不见。

 

对上他冷漠不含感情的眼眸,你的眼泪越来越多,却还试图咬牙忍住。

 

不想在他面前认输。

 

不想承认这是他。

 

不想……相信这是事实。

 

他望着你哭着却忍着不出一声的倔强样子,轻叹一口气,转过身。

 

“你走吧,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

你没有看到他眼里的落寞和暗自握紧的拳。

 

【呵总】

 

“给你十秒钟,收起你的眼泪。”他冷酷的命令。

 

你的哭声变大了。

 

“啧。”他突然狠狠撑住你两边的墙壁。

 

“我耐心不好,一分钟停下,不然我就吻你。”

 

他危险的眼神锁定你的唇。

 

【吐槽】

 

看我渴望评论的眼神(〃'▽'〃)

 

 


【恋与制作人】他是你的喵 番外1

#玩逗猫棒的它

 

#最近一直在喂学校的流浪猫,取了不少经╰( ̄▽ ̄)╭

 

【泽言喵】

 

像一只猎豹,摆出潜伏的姿势,趁你不备,一击制敌。

 

“哎哎!回来!你叼着我的逗猫棒去哪?”

 

“喵——”

 

“不不,我们玩的是逗猫棒,不是拔河!”

 

你在这边揪着棒,它在那边咬着头,互相拉扯,气氛一度很僵硬。

 

偶尔真的非常孩子气呢!

 

【白起喵】

 

你一度以为它很喜欢玩逗猫棒。

 

毕竟它每次和你一起玩的时候都全神贯注,兴奋地喵喵叫。

 

直到有一次你的朋友来家里玩。

 

“哎,你家喵怎么不玩逗猫棒?”

 

“不会吧?它平时很喜欢的啊!”

 

你不信邪的拿过逗猫棒,只见刚才还对逗猫棒爱答不理的白起喵,缓缓直起身子,开始认真的玩了起来。

 

你个小妖精!喜欢的根本不是逗猫棒!而是我???

 

喵~

 

【许墨喵】

 

“许墨喵!要玩玩我新买的逗猫棒吗?”

 

你兴致勃勃的将逗猫棒递过去。

 

许墨喵美丽的紫眸凝视了你一瞬,乖乖躺下,抱住逗猫棒,摆出一副很喜欢玩的样子。

 

然后你的目光就被它毛茸茸的肚皮吸引了。

 

“那、那个,我可以摸吗?就一下。”

 

许墨喵轻柔的叫了一声,任由你抚摸着它最脆弱的肚皮。

 

呜呜,好软,好暖,要融化了~

 

等等,我好像是要和它一起玩逗猫棒的吧?!

 

【棋洛喵】

 

你逗了它一会,看着它蹦来蹦去的追逗猫棒。

 

今天也是要被棋洛喵可爱死的一天呢!

 

突然,你坏心思的举高了逗猫棒。

 

“喵~”一声凶恶的喵叫。

 

你眼睁睁的看着它对着逗猫棒一个迅猛的起跳,然后——一头撞在了墙上。

 

“棋洛喵!”你心疼坏了,急忙把它抱在怀里,“对不起啊!我给你吹吹~”

 

“喵~”软乎乎的小爪子扒了扒你的手,水蓝色的眼睛水汪汪的看向你。

 

你顺着它小爪子指的方向看去,秒懂,急忙将桌上用于奖励的小鱼干递给它,“慢慢吃,不够还有。”

 

Emmm——好像有哪里不对?!

 


【恋与制作人】你的贴心小棉袄已经上线

#全员(有呵总),短信体,甜!

 

【起因】

 

你的朋友圈:最近降温啦,大家注意多穿衣服,不要像我一样傻傻的感冒了T^T

 

【李泽言】

 

李泽言:听说某人感冒了?

 

我:哇,刚刚发的朋友圈你就看到了!

 

我:你老实说……是不是把我设为了特别关注!

 

李泽言:……没有,只是偶然看到了。

 

(你暗想,他迟了几秒才回复……看来是说中了)

 

李泽言:不说这个了,我记得不是有句名言。

 

我:?

 

李泽言:笨蛋不会感冒。

 

我:……这说明我不是笨蛋!

 

李泽言:不,这说明这句话不对。

 

我:……所以你找我聊天就是为了怼我?

 

李泽言:这只是一部分原因,主要还是想知道你病的程度。

 

我:放心,不会影响工作的!

 

李泽言:……笨蛋。

 

李泽言:给你一天病假,好好休息。

 

我:???我说了没……

 

李泽言:那天souvenir会开门。

 

我:老板我都听你的!(抱大腿)我要好多布丁!

 

李泽言:呵,病号只有一个。

 

我: o(TωT)o

 

李泽言:剩下的病好了补上。

 

【白起】

 

白起:怎么感冒了?严不严重?去医院看了吗?

 

我:白起你冷静!

 

我:只是一个小感冒,没事的!

 

白起:不行,下午请假,我陪你去医院。

 

我:ヾ(゚д゚)ノ 白 起,你怎么突然这么霸道。

 

我:虽然我并不讨厌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。

 

白起:咳,不好意思,最近流感比较严重,我只是担心你。

 

我:嗯嗯,我知道的!

 

我:真的没事!

 

我:你对我最好了~(*^3^)

 

白起:嗯……那你要好好吃药,有哪里不舒服随时告诉我。

 

白起:药够吗?

 

我:够!你放心!

 

白起:嗯,那……

 

我:打住!我真的没事!白警官请放心工作!

 

白起:……好。有事随时联系我。

 

【许墨】

 

许墨:怎么感冒了?着凉了?

 

我:嗯!没注意到降温〒▽〒

 

许墨:小傻瓜,怎么连自己都照顾不好。

 

我:呜呜,你嫌弃我了?

 

许墨:怎么会,我只是怪我自己。

 

我:?

 

许墨:降温没有提前提醒你,让我的小傻瓜感冒了。

 

许墨:害我心疼了。

 

我: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

 

许墨:所以作为补偿,可以让我给你买点药吗?

 

我:好呀!谢谢你!

 

许墨:小傻瓜,你我之间,不用说谢谢。

 

【呵总】(皮一下)

 

未知:感冒了?

 

我:嗯……不对,我没有加你,你怎么知道?

 

未知:我想知道有什么难。

 

未知:严重吗?吃药了吗?

 

我:你在关心我吗?

 

我:你果然是……

 

未知:不是,你对我还有用,我不希望你出事。

 

我:哦……

 

我:也不算严重吧,就是……很想吃之前我们一起吃的那家蛋糕。

 

我:可是没有力气去买。

 

未知:……你想让我去买?

 

我:你怎么知道在哪?

 

未知:别费心套我的话了,我想知道在哪的话,并不难。

 

未知:今天心情好,给你买一次也无所谓。

 

未知:半个小时后放在你门口。

 

我:哎——不见面吗?

 

未知:怎么?想把感冒传染给我?

 

我:……不是!

 

未知:呵,不聊了,好好休息吧,记得取蛋糕。

 

(最后你果然取到了蛋糕,还是自己最喜欢的味道)

 

【吐槽】

 

卧槽,写呵总居然有点带感

 

内心蠢蠢欲动,甚至想做去个头发(。-`ω´-)

 

老李:回来!不然撤资!

 


我控记不住自己的手想摸总裁啊!

…咳,摸鱼的摸,你们不要多想。

【恋与制作人】当你嘴角沾上……

#全员 高甜预警!

 

【李泽言】

 

“吃那么快做什么,我又不会和你抢。”李泽言单手托腮,嘴上嫌弃,眼里却满是宠溺。

 

“唔……”你忙着狼吞虎咽,含含糊糊的回答,“出差吃的饭哪有你做的好吃啊!”

 

“哼”李泽言傲娇的轻哼一声,很是受用。

 

“呼——吃饱啦~”你露出幸福的小表情,“这么好吃的饭,我吃一辈子都不会腻。”

 

“那就给你做一辈子。”李泽言轻勾嘴角,突然向你伸出手。

 

“!”望着他靠近的俊脸,你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。

 

嘴角被粗糙的指腹轻轻擦过,你的心跳又快了两分。

 

“笨蛋,沾到嘴角了。”

 

……???

 

【白起】

 

“哇,这个要排好久吧。”你惊喜的看着白起。

 

被女孩充满喜悦的眼眸注视,白起不自在的摸了摸后颈,红了耳尖,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

“喜欢!我们一起吃吧。”你不由分说的拉着白起的手进了家门。

 

“喏,这一半大的给你。”你小心的将蛋糕切成两半。

 

“谢谢。”

 

“呜哇,这个口感超棒~”你幸福的捧着脸,突然注意到白起的视线,“怎么一直看着我?”

 

“别动。”白起突然倾身,指尖轻柔的擦过你的嘴角。

 

你眼睁睁看着白起舔掉了指尖的奶油,“味道是还不错。”

 

“……”你只觉得大脑一阵当机,他刚刚触碰的地方的热度仿佛能直接烧到心底。
【周棋洛】

 

“薯片小姐,你是不是背着我干了什么不好的事。”

 

“没有!”你心虚的搓搓指尖,主动地移开了视线。

 

“是——吗?”周棋洛坏笑着凑近你,温热的吐息轻柔的抚在你的脸上,“我可是有证据呢~”

 

“?”你整个人被他抵在墙上,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你的嘴角,下一秒,你就感觉到他舌尖轻轻的舔舐。

 

“大骗子,我尝到了甜点的味道~薯片小姐是不是偷吃了我的甜品?”

 

“!”你面颊一阵烧红。

 

“不过没关系~”他带着笑意的声音轻快的响起,“证据,已经被我消灭了~”

 

【许墨】

 

“看起来很好吃。”许墨温和的笑着,亲昵的摸了摸你的头,“做了很久吧?”

 

“你喜欢就好。”你害羞的低了头。

 

“那……第一口由你来?”许墨轻轻捏起一个,递到你的嘴边。

 

你乖乖的张口咬下,却因为太过紧张而忘记是糖心的了,顿时,糖浆溅到了许墨修长的指尖。

 

“对不起。”你忙想替他擦掉,却被他伸手制止。

 

“我自己来。”许墨眉目含笑,沾了糖浆的指尖恶意的蹭过你的唇瓣,再收回,用鲜红的舌尖慢慢舔吻。

 

这场景太过诱人,你目不转睛的看着,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。

 

【吐槽】

 

学校停电了,o(╥﹏╥)o,我用电脑最后的电码了字,夸我!

 

话说是不是我的错觉……越写越放飞自我,甚至差点开起了车 ̄▽ ̄

 


 


 


粉粉的白起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